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日导读 临沂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河东) 2017-09-21   临沂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2017-08-21   河东分局组织开展“慈心一日捐”活动 2017-07-25   河东分局高绍伟局长一行到“第一书记”帮扶村进行走访调研 2017-07-17   一生国土人,一世国土情——回忆我的同事李保华 2017-07-17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河东视点
绿叶对土地的情谊——追记临沂市国土系统优秀干部李保华
[字号: ] 2017-06-26    阅读次数:421

编者按:

今年6月25日是第27个全国土地日。

100多天前,临沂市国土资源系统优秀干部、临沂市国土资源局河东分局党组成员李保华因病去世,享年44岁,留给熟悉他的人无尽的思念和惋惜。

工作19年以来,李保华扎根基层,恪守信念,脚踏实地,实干苦干,不忘初心,保持着至真至纯的党员本色。他忠职履责,勤政务实,敢挑重担,一心为公、襟怀坦荡,淡泊名利,艰苦朴素,清正廉洁,堂堂正正做人,干干净净做事,用实际行动赢得了认可和口碑,用生命阐释了国土人的政治本色。

在全国土地日来临之际,本报特刊发长篇报道,全面追记李保华的先进事迹,详尽记录他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对事业的无限忠诚,勤奋学习、刻苦钻研、勇于担当、攻坚克难的工作作风,面对困难不低头、善于破解难题、一心一意服务基层发展的工作精神。

“他像一片绿叶,扎根国土系统这些年,一直干着平平凡凡的小事,如果不是去世,我们还感觉不出来他有这么伟大。”临沂市国土资源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局长赵金栋说。

“他就像一缕阳光、就像空气和水,平时感觉不出来,去世之后,才能感觉到他那么重要。”临沂市国土资源局河东分局党务工作者邵泽涛说。

“他干净、纯粹,有担当,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他的老领导、蒙阴县委常委(挂职)、市直选派蒙阴县第一书记工作大组长张震说。

他叫李保华,生前是临沂市国土资源局河东分局党组成员。2017年3月13日,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44岁,留给熟悉他的人无尽的惋惜和怀念。

“他干工作是拼命”

“一般人干工作就是干工作,他不是,他是个工作狂!”他的老领导张震说。

“安排工作给他,好!我去干!哧溜出去了。过不长时间,又小跑着回来了:局长,那事干完了。”在张震的印象中,李保华走路都是一路小跑,工作日志本动不动就用完了,还抱怨“这个日志本怎么不撑用”,白天从来不会在办公室坐15分钟以上,连喝口水的空闲都没有。

2003年底,正是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筹建最忙的时候。从那时起,李保华从临沂市国土资源局高新区分局奉命到经开区分局工作,担任办事员,开始了玩命工作之路。

开发区初创,万事待兴。国土分局的办公室是一个工棚,夏天屋外比屋里凉快,冬天冷得空调都启动不开,大家需要坐在电暖器上办公。晚上,办公室就是宿舍,李保华、张震,还有俩年轻人,四个大老爷们挤在两张床上,不能翻身,一翻身就得有人掉下去。

“开发区初建,什么事都要落在土地上,都要从土地上开始。”张震说,最早的时候,几千亩地,20多天里要完成征地任务,这个困难是难以想象的。白天,李保华他们拿着尺子去量地、清点地上附着物,和农户挨家挨户签订协议,掉进水沟里、陷进粪坑里的事不少;晚上回来,加班整理材料,准备第二天一早4点出发到省城报材料,等待批复。

那时候中午是不回单位的,到饭点了,大包子和蒜薹送到田间地头,吃完了接着干。晚上加班,红烧牛肉面和火腿肠买上几箱,方便面泡上水太热,等待过程中也不闲着,同事们对这个场面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成了大家回忆李保华的经典镜头之一:嘴里咬着方便面的塑料勺子,眼睛盯着屏幕,弓着腰不停地打字,电脑旁的方便面热气腾腾。

“那时候加班是常态。”经济开发区分局芝麻墩国土所负责人解蒙蒙和分局负责不动产登记的张发全都说了这么个事:早晨赶到办公室打扫卫生,打开门,满屋子烟雾腾腾,就像失了火,同事们歪歪扭扭倒在沙发、座椅上,李保华肿着眼皮,胡子拉碴,头发鸡窝一样,打着哈欠,收拾赶出来的材料,准备出发到济南。

“不是在济南,就是在去济南的路上”,这句经开区分局口口相传的“名言”,主角就是李保华。“一周跑三次济南是常态,有一次,一周去了三次济南,还跑了一趟南京,可把我累坏了”。当时李保华的“专职司机”任庆伟说。任庆伟人高马大,撑折腾,所以他成了跟李保华出发次数最多的人。

2004年,李保华一年跑省里50多次。2010年前后经济开发区升级国家级的时候,除了春节,一年中别的节日、老婆孩子生日等等都自动忽略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面跑。“一年了,我只在家里待了不到3个月,虽然也因这事和老婆拌嘴,但她还是支持我的”。当时,李保华在济南和原同事王伟说起这些,王伟看到,保华的眼睛湿润了。

最忙的时候,是争取开发区升级为国家级开发区的那段时间。“当时大家都觉得不可能,最终还是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开发区一位干部说。当时的李保华,有时候要在济南住一周。材料有疏漏,被省里指出来,晚上0点赶回来修改,一天跑几百公里是常事,一周上千公里的时候也有。

“李哥,你不累吗?”任庆伟问他。“兄弟,这就是工作啊!”李保华说完这些,还问问司机,你开车累了吧?我替你开一会?

妻子徐明华曾找到局领导问:保华就那么忙吗?连家都不回了,有什么事吗?急了,徐明华就给“专职司机”任庆伟打电话:小任你说实话,李保华在哪里?他到底在忙什么?

翻遍李保华的工作日志,里面从来没有一句个人感慨,都是工作的事。重要的事情画上个大大的五角星。即使病重住院期间,上网从来不查他的病,只是看工作的事。

“他知道自己不是科班出身,所以拼命学习、思考,举一反三,结果成了行业专家”。一位同事说,“他好像有天赋,就是为土地而生的人。”

“客观讲,我俩工作期间,保华为经济开发区和河东区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土地保障,尤其为经济开发区的筹建和起步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老领导张震说。

“他是一个极致的完美主义者”

李保华个头很高,头发卷曲,眼神澄澈,看起来就是个邻家大哥。但是,这个“大哥”不简单。工作19年,他把自己应该干的业务和分管的业务做到了极致,是临沂市国土资源系统公认的行业顶尖人物之一,是一个对待工作不留缺憾的典型的完美主义者。

极致是什么意思?经开区分局局长赵金栋随口举出来一个例子:李保华组织了我市最早的国土管理“一张图”工程的建立,在经济技术开发区最早完成并启用了“一张图”工程。由于使用方便,这张图成为各业务口和区有关部门、领导的重要工作底图,得到了市局和开发区领导的高度赞扬。“实际工作中,我感觉卫星地图还不如这张图简单实用,所以我现在还在用着保华搞的这个图。”赵金栋摊开桌子上的一份很大的图纸说。

“一张图”,具体就是把规划局的项目位置示意图、交通局的交通路网图、国土局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土地利用现状图、征地现状图、供地现状图及影像图多图合一,在一张图上能清晰地看到全区企业位置及建设现状、土地权属性质、土地的地类性质及是否符合规划等。这张图,不简单,可以大大提高工作效率,为开发区的招商工作提供精准的土地信息,即便是不懂土地工作的人,简单了解这张图以后,也可以准确看懂开发区土地的利用情况及现状。

这其实是李保华在实际工作过程中“憋出来”的。以前没有这张图的时候,经常发生各种图纸之间的交叉、土地信息不明确,位置不对的事。它的产生,避免了征、供、用、补、查各环节的不衔接,从此未发生过一例征、供、用中位置偏、重、漏等易发的错误。

行业顶尖人物怎么理解?赵金栋又举出一个例子。

综合保税区筹建之初,业务由经开区局代为办理。首先是对确定的区域调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该范围有一条河流,上级对是否调及征不明确,也请示过几次,答复不明确,多数人主张,天然河流无需征收,当然也没有调的必要。按这个原则上报规划调整方案时,李保华找到赵金栋进行了解释。李保华坚持认为,保税区需围网,内有非建设用地,就算是河流水面,与设立保税区需围网隔离本章不符,于是就按照李保华的意见修改后上报。

2015年9月保税区封关验收时,围网区内土地全部农转用征收是基本条件之一,李保华的见解起了关键作用,也使经开区分局的工作避免了一个重大错误。

大家都说,李保华这个人就是一张“活地图”。他对经济开发区和河东区的每一块土地、每一条河流、每一个沟沟坎坎,都了如指掌。许多事,领导一般都不找局长,就找他问,政策、文件、这块土地的基本情况,他张口就来,没有错误,为领导决策提供了科学、准确的专家观点。

这短短的一生,李保华干了多少事?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土分局出具了这样一组数字:他在开发区工作期间,共征地150个批次,面积56623亩。供地576宗,面积47130亩。

是的,这些就是他的主要工作,这组数字外人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是国土系统的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河东分局征地科科长王洪彬说:“我是搞征地的,我当然明白。这得是每天挣死命才能换来的工作量啊!这得要受多少罪才能换来这些数字啊!”

按照国土部门的流程,如果要征一块地,需要做的工作有:一是发布拟征收土地公告。二是现场勘测调查,制作出勘测调查清单,每块地上种了什么作物都得查清楚。三是拟征收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四是听证笔录。五是土地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六是土地征收方案,包括建设用地项目呈报说明书、农用地转用方案、补充耕地方案、土地征收(收回)补偿安置方案、征收(收回、使用)土地权属地类面积表。七是土地征收方案编制情况的报告。八是建设用地呈报申请书。

每一个批次用地,都要协调街道办事处、区财政局(补偿费用)、区拆迁办(地上附着物清点)、区人社局(村民安置保障),批次组好卷后先报市国土局(征地科、规划科、耕保科、法规科),然后报省国土厅(征地处、规划处、耕保处、法规处、财务处)。

李保华经常是抱着一箱子几箱子的材料就去济南了。同事们说,一切顺利的话,这一个批次就完成了。如果不顺利,回来返工,更麻烦。

“我们痛失一位好兄弟、好兄长”

至今,临港区房产局局长、国土分局副局长王伟还清楚记得李保华到高新区分局报到的事。

1999年12月的一个大雾天,王伟刚进办公室电话就响起,对方说他是新来的,问怎么走才能到办公室。王伟告诉他,明天来吧,雾太大了。他坚持必须报到,每到一个十字路口都看看一些主要的标志物,再打电话确定方位,花了一个多小时,打了十几个电话,才找到办公室。王伟想,这不是来了个二愣子吗?

见到之后,李保华告诉王伟,市局人事科通知我今天来,那就必须今天报道,没有为什么。

刚参加工作,李保华坚持天天早到办公室,主动打扫办公室和楼道卫生,许多人以为,表现一下就算了,别那么认真。但是,李保华就是认真。他一直坚持打扫卫生,一直干到离开高新区到经开区工作为止。有时王伟给他开玩笑:累吧你?不累,到隔壁单位一起打扫吧。他还真的拉着拖把就去了。

“他不是缺心眼,他这个人就是没有坏心眼,心眼实诚。”李保华的妻子徐明华哭着说。

不是毕业于国土相关专业,所以,李保华有着天生的危机感。王伟和他一起工作的五年,感觉保华对业务的学习和工作要求特别高而且很有耐心。高新区初创,活多,李保华从来不叫苦叫累,没事就向作业单位请教问题,有时抱回一摞资料和书籍边学边干,办公室看,出发时车里也看,一到市局就到各科室转悠,到处请教咨询。硬是用这种肯学、肯干、肯吃苦,使高新区顺利通过了土地权属验收和领导交办的各项急难险重的工作。

“李哥对年轻人是真心扶持、真心培养”。毕重辉毕业就到了经济开发区工作,跟着李保华学习土地业务。刚开始,李保华给了他一个笔记本、一本土地管理法,让他逐字逐句认真抄写。第一遍,毕重辉很快抄完了,李保华问:明白了吗?毕重辉说,不明白。继续抄。一直抄到第五遍,毕重辉越抄越慢,找李保华请教每一个条目的内容,直到第五遍,毕重辉终于基本弄明白了土地管理法的基本要义,为今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底子。

开发区初建,需要每天出去测绘土地。有一天,李保华问小毕,前几天我们去测的那个地块位置在哪里,你还能记住不?能啊。他又问,那东西南北四至呢,还有印象不?现在这些你还能记住,真要再下去个半年一年的,就想不起来了吧?下次再出去,你要随身带个小本,把测量的情况都记下来。打那以后,凡是毕重辉实地参与的测绘项目,都在小本上记下来,这样,不管过多久也忘不了。

河东分局土地利用科年轻人张腾飞有一次工作马虎,把同样的内容打了两段,材料上了局长办公室会,领导生气,李保华也生气。他把张腾飞叫到办公室,声音比平时大了许多:以后不能再犯这种错误!又过了几天,科长转述李保华的原话:当时批评腾飞太重了,实在抱歉。让腾飞不要有思想压力,好好工作!

“他是领导,还能过几天想着这个事,让我很感动”。张腾飞说。

经开区分局负责增减挂钩工作的王维一觉得,李保华给他的感觉是,同事们的事,诸如买房子、装修房子、孩子上学、婚丧嫁娶,无论大小,在他心中都是大事。王维一买了套房子正要装修,已经调到河东分局的李保华打来电话:装修怎么样了?哪天去给你温温锅。“人家已经是河东分局的领导了,按理说,不给我打这个电话,也行。”

经开区分局张发全家住河东,孩子在兰山区上学,不方便。刚透露出要在兰山区买房的事,李保华知道了,主动找上门来。“你说你看好了哪里的房子,我帮你想办法便宜。”后来,张发全看中了一处房子,找到李保华,李保华并不认识那个开发商,就到处打电话托人情找关系求面子,最终一套房子便宜了2万元,那是在2007年。

无论在经开区分局还是河东分局,他分管的科室人员,都提到一个细节:只要家里没有特殊事,大家加班到什么时候,他就陪到什么时候。深夜,他掏钱请大家喝个羊肉汤、吃个水饺,大家吃着热乎,暖暖的。

河东分局执法督查室主任彭作启说,公车改革之后,下属开会,没有车。“你开我车去”,李保华随手扔出车钥匙。

河东分局征地科科长王洪彬有一次家里有事,自己的工作忙,实在找不到合适的顶班的人,就找到了李保华。

“你忙家里的事,我帮你顶班。”

“你是领导,哪能你顶啊?”

“什么领导,都是干活的!”

李保华脾气急,尽管不常发火,就是有时候声音高,嗷嗷叫。有一次因为工作上的事,李保华和王洪彬吵起来了。一气之下,王洪彬一拍桌子,摔门而去。

王洪彬回忆,事实上,李保华是正确的,自己认识偏了,是业务面窄造成的。回去想想不对,回过来再找保华。保华声调和缓:“洪彬,你这事听我的,没错。我是分管的,我负责!”王洪彬现在体会到了,这就是担当,这就是责任心!

他只要在办公室,办公室就坐满了来办事的社会各界人士,整个八楼都是他的声音。

——— 只有心底无私的人才会大声喊,这是同事们的体会。

死后方知生前。去世当天,同事自发去给守灵,人太多了,后来大家排了班,家里一天到晚人满满的。没有人通知,都是自发去的。追悼会当天,殡仪馆大厅挤满了人,门外都站满了人。花圈围在大厅内四周,好几层,都快摆不开了。

泪水和哀思,就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他长袖善舞 没有官气”

“保华的最后几天,跟我说,他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是真喜欢”。李保华的妻子徐明华说,李保华是从工作中获得了成就感,他是真正对脚下的这片土地充满了深情。“那是一种看透了生活的酸甜苦辣,依然深深热爱生活的执着信念。”

“一般事不要找我,难事给我说”。这是李保华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工作19年,李保华的大部分工作,都是跑外,确切说,是跑省厅办手续。

跑省厅,有车有司机,跑就是了,这很难吗?

“是很难”,经开区分局卞德鹏回忆他第一次和李保华上省厅的事,觉得李哥这人是真不容易。“大夏天的,李哥跟我说,你就在走廊里,盯着那个领导,等他不忙的时候,他就给咱们办手续了。”人家工作特别忙,卞德鹏不好意思过去打扰,就在热风劲吹的走廊里站着干等了一下午。“我去了一下午就受不了这个罪了,保华天天去,怎么受的?”

土地的事,政策摆在那里,但是政策文件不可能把每一块土地的事都规定得那么清楚,有些事,可不批,可批。在这个时候,李保华就发挥他的锲而不舍的精神,让不可能变为可能,成功跑下用地手续。

“别的地方的人去跑,可能就能批10条,李保华去,就能批出来15条”,经开区分局纪检组长李凤坤说,这个和李保华的个人能力有很大的关系,他待人真诚,没有虚圈套,知识面太广,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讲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几句话往往就能把事情说到点子上。

住院期间,李保华和妻子谈起工作的事,最得意的就是他到省厅跑件。他说,他和省厅的那些领导都成了朋友关系,他到省厅办手续是如鱼得水。首先做人要真诚,要让别人信任你。同样一份材料,别人去送,或许领导会说,你放在这里吧,我看完再说。李保华去送,领导会直接问:你直说什么事?李保华一二三四这么一说,对方就基本有数了,办件的速度自然加快许多。

“他对我们企业从来都是热情周到,让我们感觉不到一点官气”。临沂立晨物流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束庆君声音哽咽,他说自己痛失了一位好兄弟。

“我们是最早进入开发区的企业之一,保华这位兄弟,对我们真没外人,土地业务上手把手教,天天过问,亲自去帮着我们跑手续。”束庆君说。

“我们接触过很多政府部门,像保华这种工作作风十分难得。别人做得已经很好了,他做得更好。”束庆君说,立晨物流的地,包括整个开发区的地,“保华可以像背课文一样,说得清清楚楚,连标点符号都错不了。”

冠亚星城陈爱平说,李保华对企业的要求特别上心,企业刚刚进入开发区拿地建设,招拍挂,正常情况下需要三到五个月的时间,保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给办完了。“他给我们的感觉,我们不是来求他办事,倒是好像他求我们一样。他的好,我一时不好表达,就是天然的信赖感,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在我们眼里,这就是政府的形象!”

开发区初创,各个部门都在一个院子里,李保华主动领着来办事的企业和个人,挨着窗口去转,提高了办事效率。据介绍,当时李保华不光是主动和企业对接,而是主动和其他部门对接,和发改、规划、环保、乡镇办事处、人社、财政对接,在不断实践中优化出来一套合理的运行制度,减少了部门之间的扯皮和矛盾。因为一旦扯皮推诿,受苦的是企业,受损的是党和政府的形象。

他的一位同事说,招商安商,李保华的办公室比县级干部的都忙,经常是沙发上坐满了人,三四个事一块处理。他没有私心,从来没把权力当成谋私利的工具,这种事想都没想过。

土地的事,一般人觉得很简单,没有什么大事,但是只要出事就是重磅炸弹。“你不要以为这次过去了就过去了,土地是永远存在的,如果你手续不完备,你签的字你就要负责任”,李保华经常告诫他的手下。

“他是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

“他干的事,都是任务重、困难大、问题多、矛盾最复杂的,领导对他很信任。”经开区分局局长赵金栋说。

赵金栋介绍,最近这几年,李保华获得的荣誉称号并不多,原因很简单,李保华这个人淡泊名利,见到荣誉就让给年轻人。干的工作人家都知道,不用通过先进这个事来体现。

李保华说,咱们干工作,不是为了荣誉干的。

2015年夏,李保华拿着批下来的年假假条,兴冲冲对着同事王超慧说:超慧,快看,我的年假批下来了!那神情像孩子获得了一个心爱的玩具。王超慧知道,李保华平时工作忙,没法陪家人,连续几年几乎不休假。看别人出游享受家庭好时光,那眼神真是羡慕,这回也终于轮到他带着老人、妻子儿子出去一趟了,后来去了趟台湾,那是李保华生命中的最后一次远行。

经开区分局办公室主任邹任振和李保华是上下楼的邻居。他说,李保华穿鞋,一双鞋穿到烂了才换。市里开运动会发了一身运动服,去世前一直穿着。河东分局王洪彬也印证了这个说法,李保华穿衣服有个特点,夏天一套,冬天一套,只穿一套。可能有时候是一种型号的衣服买好几件,轮换着穿。

妻子徐明华说,保华一件睡衣穿烂了,还穿。给他买3000元的毛衣也穿,30元的地摊货也能穿,他没时间想这些吃穿的事。高中课本,都发黄了,徐明华想扔掉,李保华又像宝贝一样捡了回来,不舍得扔。

“我和保华兄弟一块去过一趟济南,这个人吃饭住宿太不讲究,住100来块钱的快捷酒店,路边摊上吃个面条水饺,一点也不讲究。”立晨物流副总经理束庆君说。

众多的和他一起出发过的同事都说,李保华喜欢吃烧烤,喜欢喝点酒,但是喝不多,他享受和大家一起吆吆喝喝的氛围。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病,不能熬夜,不能喝酒,不能压力大。他这三样占全了啊!”妻子徐明华说。

“他爱我们,只是没有时间”。徐明华说,保华设置的所有密码,都是徐明华的生日。

病重之后,经开区分局、河东分局的领导和同事们都来看望,大家一起说说工作的事,李保华很快乐,但是,由于病痛折磨,吃不下饭,李保华有时候说着说着就睡着了。醒来一看大家还在,就说,“弟兄们,实在是没劲给你们拉呱了。现在,喝一口水也成为奢望了。”

临终前,孩子来见最后一面。13岁的孩子又慌又怕,徐明华说,给你爸爸最后说句话吧。孩子憋了半天,说:“爸爸,我会好好学习的!”回到家里,孩子把自己捂在被窝里,大哭一场。

河东分局党务工作者邵泽涛说,李保华从来不唱高调,聪明,正直,干活拼命,待人诚恳,住院107天,一直到他去世,一直想着工作、谈着工作,很乐观,很阳光。

“他是一个合格的、优秀的共产党员。一辈子都是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邵泽涛说,他是做到了每一个党员都应该做的事,都应该做好的事。

李保华的老领导张震说:李保华对事业、对组织、对党忠诚。干净,有担当。

经开区分局局长赵金栋说,从此,世上再无李保华。

……

李保华刚刚去世之后,许多人并不能适应他的离开,总感觉他还在。一遇到生活上、工作上的难题,河东分局王洪彬还忍不住走到八楼李保华的办公室门口,还想进去看看、问问。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灯还亮着。

李保华去世之后一个月,兰山国土分局纪检组长夏晓菲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李保华,办公室人满为患,都找他咨询业务,他还在办公桌前,接着各类咨询电话,不厌其烦。

人物档案

李保华,男,原籍费县薛庄镇黄泥崖村,1973年2月出生,1999年11月参加工作,2003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9年11月至2004年4月在临沂市国土资源局高新区分局工作,2004年4月至2014年3月在经开区分局工作,分别担任经开区分局局长助理、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挂钩办副主任等职务。先后 2次荣获“山东省国土资源卫士”荣誉称号,被表彰为“全省土地资产管理先进个人”等。

2017年3月13日因病医治无效去世,生前系临沂市国土资源局河东分局党组成员。

临沂日报记者孙玉光



    返回    打印     关闭  

相关内容

  临沂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河东) [2017-09-21]
  临沂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2017-08-21]
  河东分局组织开展“慈心一日捐”活动 [2017-07-25]
  河东分局高绍伟局长一行到“第一书记”帮扶村进行走访调研 [2017-07-17]
  一生国土人,一世国土情——回忆我的同事李保华 [2017-07-17]
  忆保华 [2017-06-30]
  河东区认真组织收听收看全省全域土地督察通报问题整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2017-04-13]
  河东区地热单井资源储量报告通过省厅评审 [2017-03-27]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局长信箱 |  举报投诉 |  在线咨询 |  网站导航